鄭州煤炭工業(集團)有限公司歡迎您!

登錄OA | 協同辦公 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
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黨建文化 > 文學藝術

洛陽花下谒醉翁

微笑棋牌:鄭煤集團公司 作者:盛秀麗 發布時間:2020-08-04 文字大小: |

我無意于讓900年前的政治風雲在腦海中過多沈浮,當一叢嬌豔的牡丹在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,當腳下的步履不斷疊加成朝聖者的向往,我知道,我離心中的醉翁越來越近了。


紅磚碧瓦,畫角飛檐,浩浩天宇下,蒼松翠柏飲風啜露,至今仍在向後人講述著一段文壇佳話:公元1056年(宋仁宗嘉佑元年),蘇轼蘇轍兄弟辭別故土巴蜀,跟隨父親蘇洵一路沿江東下,准備參加次年正月在東京汴梁舉行的禮部考試。此時他們沒有想到,這一年的進士考試,居然成了中國1300年科舉考試的龍虎榜,從這裏走出了中國千古文章四大家之一的蘇轼,走出了唐宋八大家中的蘇轼、蘇轍、曾鞏,走出了程朱理學的奠基人程颢,走出了北宋五子中的張載。又據後人總結,這次進士榜中,在《宋史》中有傳的就有24人,並有9人先後擔任宰執。在這一切輝煌的背後,我們不得不提到本次殿試的主考官、一代文壇領袖歐陽修。當一篇名爲《刑賞忠厚之至論》的考卷呈現在面前時,那透徹的說理,灑脫的文筆,令當時正力主文風改革的歐陽修大爲震動。可是,出人意料,這位胸襟豁達、舉止率真的主考官居然大筆一揮,將這本該錄爲第一名的考卷生生降爲第二名。爲什麽?原因其實也簡單,就是歐陽修以爲這麽好的文章應該是自己的學生曾鞏所作,爲避免別人猜疑,他就這樣擅自做了決定。


等進士榜一發出,歐陽修才知道自己錯了,哪裏是曾鞏,分明是剛剛走出西蜀、年僅二十一歲的學子蘇轼!想補救已經來不及了。故事的動人處恰恰在結尾,知道了事情來龍去脈的蘇轼不僅沒有責怪歐陽修,反而特意修書一封,對他的學識人品表示極爲景仰,對此,歐陽修也坦陳:“讀轼書不覺汗出,快哉!老夫當避此人,放出一頭地。”至此,一場大宋科考案完美落幕,並以此結下兩人此後十數年的師生情誼。


站在歐陽文忠公園門前,我有一點恍惚,曆史的風雲已漫過千年,這座位于新鄭市辛店鎮歐陽寺村的古墓群,被一塊“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”的碑刻標志著它的過往與不凡。這位經曆了仁宗、英宗、神宗三朝的政治家、文學家,在走完了他一生的宦海沈浮後,將最後的棲息地選在辛店。我想,除了這裏西鄰具茨山(始祖山),可盡享人文始祖黃帝的余脈外,東邊又與唐代大詩人白居易爲鄰,清風雅樂,詩韻悠長,該是對一代文宗最好的慰藉了吧。


穿過盤龍及牡丹花圖案裝飾的前殿,一種清雅之氣從園內透出,杆杆翠竹清秀俊朗,似在歡迎我這個遲來的故人。主幹道的東側是一組雕像,傳說歐陽修四歲喪父,家境貧寒買不起紙筆,母親鄭氏爲培養兒子讀書成材,就用蘆葦杆在沙地上寫書教授,這就是“畫荻教子”故事的由來。塑像中母親坐北面南,神情莊重,小歐陽修跪坐在地,手執獲杆,既學做文,也學做人。


塑像往東,是一座六角形的亭子,就是大名鼎鼎的醉翁亭了。稍通中國古典文學的人都知道,公元1046年,歐陽修被貶滁州,在琅琊山醉翁亭與民同樂後寫下了傳頌千古的《醉翁亭記》。中學語文課堂上,這篇美文曾被老師反複誦讀,一句“環滁皆山也”成了同學們錘詞煉句的典範,而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更是在以後的歲月中,被賦予了更加深刻的涵義。歐陽修魂歸新鄭後,世人仰慕他的才華,在此仿建醉翁亭。


沿著主幹通一路向北,迎面是歐陽文忠公祠,一通石碑色如墨玉,巍然矗立于殿堂中央,這裏是中殿,陳列著歐陽修神像及其家族的族譜族約。作爲歐陽修的學生,蘇轼、蘇轍、曾鞏、王安石均在這裏留下了悼念恩師的祭文。門前镌刻的“六一居士文學史學揚天下;歐墳煙雨岚景霭景貫長虹”,既是對陵園自然風景的描繪,也是對歐陽修一生文學功業的頌揚。


中殿後面是拜殿,歐陽修塑像身著官服,端坐其中。座前幾案上,供奉著小米、大米、黃豆、綠豆、紅豆,這是民粟,亦是政聲,只有當一個人心中真正裝著百姓,才會有政聲人去後,豐碑在人間的千古流芳。


拜殿是大殿,東西兩側各有配殿與拜殿相連,東殿展示的是蘇轼用真、行、草三體書寫的《醉翁亭記》,大氣磅礴;西殿展示的是歐陽修一生在文學、史學方面的建樹。《朋黨論》振聾發聩,《秋聲賦》引人遐思,二十四史中,歐陽修獨占兩史,他主修的《新唐史》和獨撰的《新五代史》,至今仍給人以教誨。


有淡淡的花香沁人肺腑,循著拜殿後門,我來到了公園的最北面,這裏是歐陽修及其第三任夫人薛氏的墓地。高大的土冢前,牡丹花開得正豔。曾是洛陽花下客,當歐陽修二十四歲高中進士,做西京(洛陽)留守推官時,曾日日流連于花間,在他晚年與好友梅堯臣重遊洛陽時,曾寫下“總是當時攜手處,遊遍芳叢”的錦句。牡丹高貴的品格,和詩人直言敢谏、剛正不阿的品性相互輝映。


除了歐陽修夫婦的陵墓,這裏還是他的四個兒子、兩個孫子的安魂所,碑林、豐樂亭、狀元石分布其間。由于天氣原因,我沒能見到歐墳煙雨的奇觀。這是一座用精神的豐碑築就的陵園,當一代文宗的足迹漸行漸遠,時空中久久回蕩的,依然是他文理並重、窮而後工的不絕余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作者单位 新郑煤电公司)


【打印本頁】 【返回頂部】 【關閉窗口】

Copyright @ 2016-2021 zmj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:微笑棋牌信息管理中心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》編號:豫B1-20060044

地址: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      电话:0371-87781116

全國互聯網安全管理服務平台備案號: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